性爱黄色视频,黄色一极片,黄色一及片,特级黄色大片

固定電話:0769-87512112

招聘電話:181-4589-3721

業務電話:139-2945-2945

熱門關鍵詞: 建筑工程 市政工程 鋼結構工程 幕墻工程 裝修裝飾工程 環保工程 古建筑工程 地基基礎工程 建材租賃

資訊中心 /

最高法院案例:違法建筑的建筑材料應否賠償?
發布時間 : 2021-06-18

【裁判觀點】

關于建筑材料,案涉房屋被認定為違法建筑,構成該違法建筑的材料雖屬當事人的合法財產,但建筑材料在拆除過程中無可避免的會受到部分損毀;而對拆除后的殘存建筑材料,行政機關并無職責進行清理、保管。故其要求對違法建筑的建筑材料予以賠償的理由不成立。

關于當事人主張的圈舍、殺菌鐵缸池、水池、基礎配套設施中的機井、電纜線、地下排污管道、化糞池等及室內物品及電線開關插座,作為整體建筑中的一部分,房屋拆除過程中無法進行區分保存和移交,其損毀系拆除行為的必然結果,并非不當拆除行為所致,故原審判決未予支持并無不當。

【裁判文書】

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法院

行 政 裁 定 書

(2020)最高法行賠申188號

再審申請人(一審原告、二審上訴人):重慶市永川區洪奇生豬養殖專業合作社。住所地:重慶市永川區南大街辦事處小南村三官塘村民小組。

法定代表人:楊如成,理事長。

委托訴訟代理人:嚴正芳,女,1965年6月19日出生,漢族,住重慶市永川區,重慶市永川區洪奇生豬養殖專業合作社員工。

再審被申請人(一審被告、二審被上訴人):重慶市永川區人民政府。住所地:重慶市永川區人民大道191號。

法定代表人:張果,該區區長。

再審申請人重慶市永川區洪奇生豬養殖專業合作社(以下簡稱洪奇生豬養殖合作社)因訴重慶市永川區人民政府(以下簡稱永川區政府)行政賠償一案,不服重慶市高級人民法院(2019)渝行賠終7號行政賠償判決,向本院申請再審。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對本案進行了審查,現已審查終結。

洪奇生豬養殖合作社向本院申請再審稱:1.一、二審法院都未按《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賠償法》第三十八條的規定確定舉證責任,沒有遵循法官職業道德、運用邏輯推理和生活經驗、生活常識等酌情確定賠償數額。一是對涉案土地毀滅賠償不予審理錯誤,承包地屬于洪奇生豬養殖合作社的用益物權,包含在永川區政府強拆中毀損物品之內,在拆除養殖場時一并滅失,應予賠償。二是對養殖場1200平方米的合法建筑材料等19.5315萬元應予賠償,永川區政府只能拆除違法建筑,不能涉及屬合法財產的建筑材料;且養殖用房雖然無證但仍然是合法建筑物。三是對圈舍等室內構附著物8項37.78萬元僅支持1.58萬元錯誤,上述設施因強拆損毀就應賠償。四是養殖基礎配套設施5項11.485萬元僅支持0.12萬元錯誤,該部分屬于地下農業基礎設施,拆除養殖房屋時不應任意損毀。五是養殖場室內物品21項共7.6688萬元僅支持永川區政府自認部分錯誤,該部分物品均是養殖場不可缺少的日常用品,拆除過程中被一并運走。六是養殖場內生豬、雞、狗等21項共9.48萬元只支持3.65萬元錯誤,《生豬過磅清單》和照片與其他證據不能形成證據鏈,往來結算票據等不能作為本案賠償依據。七是室內衣物、床、柜子等日常生活用品18項2.4528萬元僅支持0.8325萬元錯誤,只支持自認部分,其余不予認可,酌情支持0.5萬元沒有事實依據。八是一、二審法院對煤炭4噸不予認可錯誤,煤炭是養豬場燒鍋爐的必備燃料,且強拆中被一并運走,應予賠償。九是室外附著物及物品13項共7.29萬元僅支持自認的0.45萬元錯誤。十是訴訟期間車旅費、誤工費等共0.6萬元酌情支持0.2萬元顯然不合情理。2.一、二審判決主要事實不清,涉案土地在強拆時被一并占用,根本無法返還,遲早應予賠償解決,為了減少訴累應納入本案一并審理和解決;一、二審法院只采信永川區政府自認部分無法律依據,對永川區政府提交的偽造證據物品清單和現場筆錄故意不予司法鑒定,沒有查明案件事實。3.一、二審判決均適用法律法規錯誤,物品在強拆中損毀,現無法舉證、無法鑒定,故永川區政府應承擔舉證責任,一、二審判決要求洪奇生豬養殖合作社對自己的訴求提供初步證據無任何法律依據,且申請人舉示的物品清單及證人證言已足以證明被損物品的初步證據。4.一、二審法院審理程序違法,一是對洪奇生豬養殖合作社要求鑒定的偽造證據不予鑒定程序違法,二是二審法院超過審理期限送達違法。請求撤銷一、二審行政賠償判決,查清事實后改判或發回重審,或依法對本案開庭審理;判令永川區政府依法賠償洪奇生豬養殖合作社室內外物品損失、承包地損失、訴訟期間的車旅費、誤工費等共計766.4969萬元。

本院認為,本案系行政機關強制拆除違法建筑過程中毀損物品的行為被確認違法后,行政相對人直接提起行政賠償訴訟的案件。本案爭議焦點在于賠償范圍和數額的確定及相應舉證責任分配問題。首先,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賠償法》第二條第一款的規定,公民、法人和其他組織合法權益受到違法行政行為侵犯,造成損害的,有取得國家賠償的權利。本案中因永川區政府在拆除過程中的不當行為造成洪奇生豬養殖合作社的合法財產損失的,屬本案賠償范圍。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三十八條第二款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的解釋》第四十七條第三款的規定,在行政賠償、補償的案件中,原告應當對行政行為造成的損害提供證據。因被告的原因導致原告無法舉證的,由被告承擔舉證責任。但此處兩種舉證責任在證明目的、證明對象、不利后果等方面并非完全一致,具體而言,對于運用邏輯推理和生活經驗無法認定的巨額損失是否存在,原告仍應承擔初步證明責任,否則主張消極事實的被告將無從舉證。而對于損失數額,被告窮盡舉證手段仍無法確定的,人民法院應當綜合案件實際情況,運用邏輯推理和生活經驗,結合當事人訴求合理酌情確定,并判決行政機關承擔相應賠償責任,而非直接支持原告所有賠償請求。

本案中,洪奇生豬養殖合作社針對土地毀損損失、建筑材料損失等10項損失提出賠償請求。1.關于土地,其上建筑物被拆除后土地不平整是拆除行為的必然后果,但土地仍然存在,權利人仍可繼續使用土地,不存在土地的毀損、滅失。如權利人認為有其他妨害土地使用權的侵權情形,可通過其他方式另行主張,但并非本案的審查范圍。2.關于建筑材料,案涉房屋被認定為違法建筑,構成該違法建筑的材料雖屬洪奇生豬養殖合作社的合法財產,但建筑材料在拆除過程中無可避免的會受到部分損毀;而對拆除后的殘存建筑材料,永川區政府并無職責進行清理、保管。故其要求對違法建筑的建筑材料予以賠償的理由不成立。3.關于洪奇生豬養殖合作社主張的圈舍、殺菌鐵缸池、水池、基礎配套設施中的機井、電纜線、地下排污管道、化糞池等及室內物品及電線開關插座,作為整體建筑中的一部分,房屋拆除過程中無法進行區分保存和移交,其損毀系拆除行為的必然結果,并非不當拆除行為所致,故原審判決未予支持并無不當。4.關于養殖場內的豬,結合永川區政府的自認和過磅清單、結算票據,原審法院認定小豬11頭、大豬9頭并無不當。5.關于煤炭和養殖配套三混壩子,原審判決已闡明因洪奇生豬養殖合作社未舉示該損失確實存在的初步證據,故原審法院未予支持并無不當。6.關于訴訟期間車旅費、誤工費,原審法院已充分考慮訴訟參加人居住距離遠近、庭審次數等情況酌情支持0.2萬元。7.關于洪奇生豬養殖合作社主張的其他項目,永川區政府已自認的部分原審法院已直接予以確認,未自認的項目均充分考慮案件實際情況酌情確定損失,并無遺漏或錯誤之處。綜上,一、二審對于賠償范圍和數額的認定并無不當,舉證責任分配符合法律規定。洪奇生豬養殖合作社相關理由均不成立。

其次,關于洪奇生豬養殖合作社堅持申請對永川區政府提交的證據物品清單和現場筆錄進行鑒定,一、二審判決均已闡明,因物品清單系永川區政府對洪奇生豬養殖合作社主張賠償項目的自認情況,對于自認的部分法院業已確認,而現場筆錄并未予以采信,鑒定沒有意義,故未予支持其鑒定申請。對此一、二審法院處理合法、得當,并未違反法定程序。關于二審法院超過審理期限向當事人郵寄送達裁判文書的情況,雖屬程序違法但并未影響公正審判,不屬于《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九十一條規定的情形,故以此為由申請再審亦不予支持。

綜上,洪奇生豬養殖合作社的再審申請不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九十一條規定的情形。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的解釋》第一百一十六條第二款之規定,裁定如下:

駁回重慶市永川區洪奇生豬養殖專業合作社的再審申請。

審判長  張昊權

審判員  楊 軍

審判員  樂 敏

二〇二〇年六月八日

法官助理   唐悄若

書記員   程  怡


本文轉發自‘法說工程’,若來源標注有誤及侵權請后臺留言則刪,更多建筑咨詢請關注“名流建設”公眾號!


下一篇:造價、招標代理等資質全面取消后 | 工程監理企業資質會被取消嗎?為什么?
上一篇:東莞市鳳崗鎮工商聯(商會)換屆大會圓滿成功!恭喜廣東名流建設...
性爱黄色视频,黄色一极片,黄色一及片,特级黄色大片